英語的比重輕了,英語培訓熱是否降溫?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媒體新安

         北京高考方案英語分值由原來的150分調整為100分,而江蘇高考英語前段時間也有醞釀將換等級的說法;這一階段,圍繞英語怎么考試的話題讓家長,特別是高中生家長特別不淡定,這英語考試到底將怎么變,而我們的孩子要適應這種變化,應當怎么提早作準備?而變化還引起了社會上很多人的疑問:今后英語的比重輕了,是否意味著學英語可以不必費那么大力氣,由此英語培訓市場是否降溫?

         圍繞這些困惑,本刊記者分別采訪了本市一線老師、培訓機構、學生家長,看看他們是如何解讀這一變化的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一線教師及專家

           變化旨在強化英語作為交流工具的功能

          不是“無用”,是讓英語變得更“有用”了

           市一中高三英語教師姚奕:

          針對這一變化,我們一線老師在辦公室討論蠻多,大家普遍認為這是在弱化英語作為考試科目的功能,而強化英語作為交流工具的功能。應該說大方向是好的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但也要防止從一個極端走到另外一個極端,比如有些英語學習有潛力的學生,因為考試地位的下降,就放松對自己的要求,而不能使潛力發揮。英語人才還是需要的,但是興趣培養是關鍵。如果變成不重視英語了,那么這種人才就很難培養了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還有到大學也是需要學習英語的,如果高中的英語水平大大降低,那到大學會形成斷層,難上加難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常州市英語學科教研員黃小燕:

           北京高考英語分值降低,小學一二年級取消英語課,江蘇高考英語醞釀換等級,這一系列變化,是否會影響我市小學生學習英語的熱情,從我們常州所處的地區來看,不會。我市屬于沿海經濟發達地區,家長對英語重要性的認同不會因此而減弱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個人認為,高考降低英語比重,對英語教學是好事,是還原英語作為語言的工具性,讓英語從應試的誤區中擺脫出來。以前我們的英語教學應試層面重了一些,而江蘇高考從其變化路徑來看,在慢慢調整,降低了語言知識考察的比重,突顯了“語用”,即語言的應用能力。從這個意義來講,高考英語分值的變化,不是讓英語像外界所傳聞的那樣,變得無用了,而是讓英語變得更有用了。

  

         培訓機構

           注重應用能力的會勝出

          那些傳統的應試類家教會受打擊

          英孚教育常州校負責人:

          高考英語考試方式的改變對英孚教育的業務沒有影響。英孚全球對這種改變感到歡欣鼓舞。因為從長遠來看,這種變化對英孚教育的業務會有很大促進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原因:中國對以考試成績為標桿的學生考核方式作出了方向性調整,分數不再是唯一標準。開始注重英語聽力、口語、語言應用能力和學生個性,并嘗試通過多種方式進行評估。英孚教育一直注重語言應用能力的培養,英孚認為有了好的語言環境和學習興趣,將來孩子在考試、工作、生活上都會終身受益無窮。所以投資英語仍然是最保值的投資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我個人的觀點:語言可以認為是孩子走路的腿;而考試只能算一種公共交通工具;交通工具可以在某個時段帶孩子到達某個地方,但孩子一輩子也離不開腿。

  

           昂立教育常州校蘇進校長:

           我關注了最近北京中考的新政策,英語從原來的120分降到100分,100分怎么考,北京中考作出重大調整,50分筆試,50分聽力。從分值轉化中,我體驗到英語改革的風向是考試越來越能力化,試圖首先從聽力上去突破改變原先的啞巴英語現象。從以前的英語學習重“讀、寫”上,現在轉向“聽、說”的語言本質。

          聽力培養需從小下功夫,只有建立在大規模的聽的基礎上,你才能具備能力。這在英語新課標中也有所體現,新課程要求一分鐘聽120個詞,是對初中生的要求,以前我們讀大一時才有這個要求,這對孩子來說,英語學習的要求不是降低,而是整體難度提升了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這一轉變,與我們很契合,我們一直強調全英文課堂。所以我認為這是個利好,我們認為注重能力培養的機構會在這一變化中勝出,甚至得到一個機遇式發展,而相反那些一對一,傳統的應試類家教會受到打擊。像有的作坊式的家教老師,只針對考的內容練和背,以前分數是會有上升,新變化下可能就沒有用武之地了。學生依靠以前的死做題沒有多少用了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學生家長

           英語作為技能,學到了是他自己的

           不會因為考試占比下降就放松要求

           上初一的任翼帆今年剛上昂立外語培訓班。任媽媽說是因為孩子自己對英語比較感興趣,“孩子自己想學,我們家長當然支持?!倍呖挤桨赣⒄Z上的變化,任媽媽持開放態度?!坝⒄Z本身是一門應該口語化的技能,學到了就是自己的,我們不會因為在高考中比重下降就不鼓勵他去學習英語。而且英語在以后工作生活中還是有用的,那時要用到不是還得去學嘛?!?br />
           從事外貿工作的周女士兩個孩子都是英孚常州校的老學員,兒子從3歲就開始學英語,女兒現在五年級,英語級別卻已達到了初二水平。兩個孩子都是上海戶口,她說上海的英語從一年級就開設,有的幼兒園也開,所以她不想讓孩子們等到三年級才開始學英語。還有一個因素是,常州這邊的功課還是有點壓力的,她擔心到了三年級再學英語,讓孩子把對英語的感覺等同于語數,提前學,可以讓他們先對這門語言產生興趣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經常出差國外的周女士表示,英語現在你在家門口似乎感覺不到必要性,可是一出門就不一樣了,它是一門生存技能。我本來就不是因為學??荚囈蠖尯⒆釉谕鈱W英語的。王舒 王芳

           北京小學一二年級取消英語課

           本市小學少數學校一二年級設校本英語

           側重口語與興趣培養

           北京小學一二年級取消英語課

           本市小學少數學校一二年級設校本英語(組二)

           側重口語與興趣培養

           近日,北京市教委提出改進英語教學的措施,小學一、二年級不再開設英語類的相關課程,今后北京將從小學三年級開始“零起點”開設外語課。北京的小學英語課程改革,對常州小學英語教學會有什么影響?

           在常州市教科院小學英語教研員黃小燕的印象里,現在常州一、二年級開設英語課的學校不多,分布在一些民辦學校,如武進的星辰實驗學校、清英外國語學校,本市以英語為特色的公辦學校,如常州市浦前中心小學,來自晚報家長QQ群的爆料,新北區圩塘中心小學一、二年級也開設英語口語課。教材多為自選。我市小學生普遍從三年級開始開設英語國家課程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常州幾所一、二年級開設英語口語課的英語老師表示,其實我們的口語課更多是偏向生活中的英語,讓孩子在游戲中說英語,不作考試要求,不過英語改革的風向在新課標里已突顯,更關注英語作為語言的工具性與人文性,對三至六年級的英語教學將起到引領作用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不讓孩子過早接觸字母

           生活中的英語說錯了不要緊

           常州浦前中心小學的孩子一年級開始上英語課,曾經一周兩節,目前為一周一節。分管英語教學的副校長吳珍霞說,有些人擔心一年級的孩子學英語,會跟拼音混淆,我們實踐下來倒用不著為此擔憂。因為一年級的英語,剛開始是不教孩子字母的,更多是通過做游戲等讓孩子接觸英語口語,讓他們體驗一門新的語言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本周二,市教科院、區教師發展中心至浦小聯合教研,執教一(3)班英語口語的王婧老師剛好向專家開了一堂課。這堂課前后設計穿插了五六個游戲,比如,“比比誰的反應快”,“發口令,做動作”,有時是教師根據情境表演,讓同學猜,有時是A學生說單詞,讓B同學表演動作對不對,課堂參與性極強。課上,draw這個單詞,有同學作跳(jump)的動作,立刻招來更多同學更正,踴躍起來表演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評課老師笑言,教這個課的老師真辛苦,得會蹦會跳會唱歌,一堂課使盡渾身解數讓孩子保持持續的熱情。而王婧說,辛苦歸辛苦,但是一二年級的孩子也有優勢,就是他們敢于表達,不管有沒有錯,他們都很積極,這對英語口語幫助很大。孩子們喜歡上這個課情感不加掩飾,她經過教室,孩子們看到她會全上來抱住她。今年是王婧老師在浦小教英語的第十年,她說剛來的前兩年口語課是部分班級開,后來就一直全年級開了??谡Z課選用的教材,目前是上海版牛津英語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“零起點”開設外語課,

           在目前的環境下不現實

           浦前中心小學的英語學習,從外部環境來看并不是太好,學生多為新市民子女,但學校英語師資及教研實力強是不爭的事實,學校目前有6名在崗英語老師,校長繆亞芬透露,當天的聯合教研后,學校正在探討,兼顧學齡低的孩子的專注力,是否由目前的一周一節40分鐘的課調整為一周2節,每節課20分鐘的小課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北京小學取消一、二年級英語課,三年級起“零起點”開設英語課,這個“零起點”,老師們的感覺是,不太現實,因為現在的孩子所處的環境不像以前,在生活中對英語早有接觸,比如游戲中會接觸到,大量引進的動畫片里會接觸到,生活中與老外也有接觸,有的家長看重英語,幼兒園早早就報了班。要說“零起點”,難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王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以上內容來自:常州晚報